首页 > 都市言情 > 岌岌可危 作者:夏小正【完结】 > 第32章

第32章(1/2)

目录

季正则用牙齿细密地咬,奶头变得充血红涨,他叼着奶尖拖,又松了弹回去。方杳安抱着他的头,舒服得发抖,整张脸都染了绯色。

季正则在他颈间舔了一道,“谁都可以这么舔你吗?”

方杳安皱着脸看他,像他问了蠢问题,“当然不行。”

“那谁可以?”

“你啊。”

季正则深深地看他,“我是谁?”

方杳安笑起来,露出两排白糯的牙,有一点点狡黠,“你自己是谁你都不知道呀?你是季正则啊。”

他话刚说完就被季正则狠狠扑倒,粗热急躁的喘息烫得他发抖,硕大流精的冠头在他肉洞外边顶着,偶尔浅浅地往里插。突然猛地入进去,一插到底,狠得连两个阴囊都恨不得塞进去,方杳安整个腰都挺起来,“啊!”

季正则每一下都插得又深又狠,方杳安连喘气都没功夫,几乎被捅穿了,攥着床单抖个不停。季正则看他激动狠了,全身汗津津的,发际湿透,红得不正常,想等他缓一缓再动。结果方杳安夹着他的腰,脚跟在他后腰轻轻地磨,叫得又娇又骚,“痒,你插插我,季正则,你插我......啊!!”

方杳安被操得浑身都红彤彤的,又热又软,像要把自己烫化了,“唔,好深,好厉害......啊,插死我了,不要不要,啊,季正则!”

方杳安从没这么放浪地叫过,他一声声地喊季正则的名字,叫到后来只剩激烈的肉体撞击里夹带着几声无力的呻吟。他迷失在疯狂的情欲颠簸里了,饕餮的白光笼罩着他,他被顶得乱七八遭,攀在季正则身上啜泣不停。

一早起来喉咙都是哑的,他昨夜宿醉,头疼得厉害,犯得傻却没随着酒精的消退一并干净。

“你前妻为什么跟你离婚来着?”季正则明知故问,“你看看自己,哪有个性冷淡的样?嗯?”

他难堪得说不出话来。

“你们为什么结婚?”

方杳安不想说。

“告诉我嘛。”季正则软着声,头磕在他肩上,手却伸进他裤子里,掐住他的阴茎,“说不说?”

方杳安脸色变了几变,“我们那时候大学,她......一直追我,我没同意。后来毕业,同学聚会上我被人灌了酒,我是学化学的,酒后乱性我完全不信,我知道酒里肯定放了东西。”他沉默片刻,“她怀孕了,我们就结婚了。”

季正则一惊,他的把戏竟然是人家玩剩下的,“孩子呢?”

“三个多月就掉了,她流产了。”现在说起来再怎么淡漠,方杳安当时也确实是难过的。他对这条未成形的小生命有过很多期待,他希望是个女孩子,文静或活泼,不一定要很漂亮,连名字他都想好了。他甚至决定要强迫自己慢慢爱上叶嵋,尽管这段婚姻起因并不光彩,但父亲爱母亲在任何幸福的家庭里都理所当然,他向往给孩子一个完整,和睦,且充满阳光的家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九转归幽 斗罗V:我重生为蛇,多子多福很合理吧 烟魂 我只会呦呦?一首冰雨震惊全世界 一间土坯房 神豪系统:穿成豪门炮灰真千金后 同时穿越万界,还要深蓝加点 凡尘仙缘 从骷髅开始的疯狂进化 斗罗V:多子多福,开局拿捏胡列娜
返回顶部